工程案例

地址:广州市荔湾区中山八路新虹街58号荔景楼商务中心B座
电话:020-66889888

主页 > 工程案例 >

工程案例

帮扶者贪腐:接盘方遭索贿 烂尾项目绊倒市领导

  原标题:帮扶者贪腐:接盘方遭索贿 烂尾项目绊倒市领导

  烂尾5年的项目里,村支书作为帮扶组成员,向接盘企业一方索贿120万元,且收钱后,并未履行“接盘”合同。

  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获得的判决显示,在邯郸市金世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邯郸金世纪”)相关项目烂尾后,村支书卢作正,利用帮扶行为进行贪腐,被判刑。而该帮扶组组长、邯郸市政府副秘书长刘永昌,也因帮扶中相关问题,于近日被查。

  成立帮扶工作组,是当前地方政府流行举措,目的在于通过管理、斡旋等种种灵活举措,使企业走出困境。但帮扶者何以变成贪腐者,又该如何提防这一情况出现?邯郸案例引人深思。

  据统计,到2019年3月,邯郸复兴区、邯山区和丛台区停工楼盘数量达43处。而相关企业的帮扶工作,则被债权人指责进展缓慢。

  帮扶工作组组长被查

  2019年7月19日,邯郸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,邯郸市政府副秘书长、市政府机关党组成员刘永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多名金世纪投资人表示,在2018年底时,刘永昌已不再担任邯郸金世纪帮扶工作组组长。

  刘永昌被查,或与邯郸房地产投资者举报有关。一名金世纪投资人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针对刘永昌等人对房企的资产处置,投资者有多次集体举报。事实上,希望接手邯郸金世纪关联资产的企业,也曾举报刘永昌。

  同为金世纪帮扶工作组成员的卢作正,因涉嫌受贿罪,于2018年5月22日,被邯郸市永年区监察委员会采取留置措施。2019年1月25日,被邯郸市永年区人民法院以受贿罪,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五年,并处罚金八十万元。卢作正从2015年8月至案发,任金世纪帮扶工作组兑付组成员,2014年4月至案发任邯郸市丛台区兼庄乡东耒马台一街党支部书记,2014年7月至案发,任邯郸金世纪总经理、副总经理。

  据法院一审判决书,法院认为,卢作正作为政府帮扶工作组成员,在商谈邯郸金世纪关联企业——临沂金世纪公司股权转让过程中,利用职务便利,非法收受他人数额巨大的钱财,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。

  经法院审理查明,2014年7月13日,因邯郸金世纪法人史虞豹逃匿,卢作正被邯郸金世纪聘为并购重组工作组组长,负责企业集团及关联公司债权债务清算、并购重组、公司经营管理等事宜,年薪100万元(税后),直至重组并购结束。2015年8月,卢作正被列为帮扶工作组下设兑付组成员。

  2015年10月,临沂金世纪与山东鹏飞置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鹏飞公司”)签订了合同,委托鹏飞公司独自经营管理临沂金世纪。因未履行合同,股权无法实际变更,2017年9月,鹏飞公司向邯郸金世纪发出催告履行合同通知函。在协商股权转让期间,卢作正以帮扶者成员身份,向鹏飞公司索要了120万元,并用于本村养老补助发放、归还自己借款本息等开支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卢作正在操作转让临沂金世纪与鹏飞公司股权转让时,鹏飞公司三次打款500万元,共计1500万元股权转让金,其中两次打在工作组成员曹某个人账户上,另一次打在邯郸金世纪公司工作人员账户上。

  鹏飞公司董事长称,卢作正称需要打点关系,送给邯郸市政府分管金世纪处置工作的副秘书长刘某(即刘永昌——记者注),向鹏飞公司索要270万元“邯郸工作组活动经费”,并表示不付此款不能签合同,之前所交的500万元也不予退还,最后才确定为120万元。由于之后的两年中,邯郸金世纪一直未履约,2017年9月,鹏飞公司开始向河北省纪委、检察院、邯郸市纪委、检察院等部门反映此事。

  刘永昌则表示,在与鹏飞公司达成股权转让意向后,邯郸金世纪帮扶工作组认为资金不能进入邯郸金世纪公司账户,要进入金世纪帮扶工作组指定账户,由于帮扶工作组没有账户,就以工作组成员曹某的名义设立账户接收欠款。他还表示,卢作正没有对他说过120万的事,他不知情,也没有安排或授意卢作正干这种事。另有工作组成员表示,金世纪帮扶工作组是临时性的组织,没有公章和资金账户。

  帮扶工作组的成立还要追溯到2014年7月,当年邯郸房企陷入了民间借贷旋涡,邯郸金世纪被认为是非法集资事件曝光的起点。因投资人的挤兑,企业资金链断裂,从上千民众手中高息吸储集资的模式失败。多名知情人士称,“在当时几乎所有的邯郸本地房企,都是用类似的模式,从民众手中集资。”